小热书 > 修真小说 > 吾乃仙宗一炮台 > 章节目录 第297章 冒险以自身为饵……拉扯

章节目录 第297章 冒险以自身为饵……拉扯

 热门推荐:
    包福新不跑了,就这么盯着五人手忙脚乱,其中还一个还伤了,虽然不重,但是也是憋着一股子的火气。

    更为可气的是,对方竟然不跑了!

    这是看不起他们吗?

    “杀了他!”受伤这位,咬着牙说道。

    他的牙齿上一片鲜红,内脏想必是被震伤了,功法运转起来,先将出血止住,随后还要将他的恒天尺解冻。

    “他怎么有如此多的符箓?而且那霜火符箓更是威力不凡,我们还要杀他吗?”另外一人却是有些犹豫。

    “不错,我们毕竟只是与那人合作而已,双方本质上是敌对的,没有必要为了他的事情而冒险!”

    “被一个金丹期一层的修士戏耍,你们能忍,我可忍不了!”说着,恒天尺已经解冻,随后直接向着包福新冲了过去。

    其他四人面面相觑,不过也可以理解,毕竟这位是最狼狈的一个。

    四人略微的犹豫了一下,也是紧随其后,而包福新同时掉头就跑。

    正面对抗并不现实,他也没有资格进行拉扯,直接全力逃跑就是了,如果对方靠近,那么就再给他们一张三阶极品霜火雷符。

    为了拖住他们,包福新也是不管消耗了!

    而且,他现在也是知道了,自己的极品符箓到底是一个什么威力。

    虽然不至于一张就干掉一名金丹期修士,但是明显让他们难以招架,如果自己舍得,未必不能将他们都留下来。

    不过,这个留下来很有可能是将他们击杀掉,毕竟这个一旦数量上来了,就很难控制威力了。

    符箓的威力是固定的,使用多少张包福新并不清楚,他的斗法经验其实并不多,每次更多的是依靠陷阱、算计!

    而真正势均力敌的斗法,从来没有出现过!

    包福新这一跑,身后追赶的几人顿时更气了,刚才停下来,而现在掉头就跑,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其中还是有人比较冷静的,“各位,他这是想要牵制我们?符元宗的援兵恐怕要到了。”

    “不错?我们现在必须离开!”

    “不行,我一定要杀了他!”最惨的那位还是不甘心。

    “如果你落入他们手中?我们都危险?现在必须走了!”

    ……

    “也不知道包福新现在如何?”一艘疾风舟正在急速飞行,上面一共七位金丹期长老?都是来自三大殿的,万年海是这次的负责人。

    虽然他已经卸任了次席长老的职务?不过目前来说?符元宗更新换代,新任的长老们修为略微的不足。

    所以,万年海再次出动,而且他和包福新的关系还算不错?周石作为新任宗主?拜托他亲自带队。

    万年海此时心中也是焦急,不过疾风舟已经达到了最大速度。

    他们本来是去与包福新汇合的,结果到了地方,对方将事情复述一遍,万年海立刻就知道不好。

    来不及和兰山宗分说清楚?直接将人手一分为二,他带着几名修为高的直接出发?剩下的随后赶来汇合。

    这次的事情表明了很多的问题,当初勾结前宋残余的人就在中州?而且这次是针对包福新的。

    包福新的事情其实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毕竟上一任皇帝嬴政奖赏过包福新?而随后赢光登基?又对符元宗给出了回报。

    这些都是瞒不住人的?如此包福新也是慢慢的被人知道了,其他皇子都失去了权利。

    此时有人针对包福新,也是在针对符元宗,甚至也有可能是明神宗。

    毕竟,如今看来,明神宗和符元宗走的很近了。

    到底是谁呢?

    而且,对方修改了符元宗的命令,这是要将包福新置于死地,必然还有其它的后手。

    ……

    包福新飞了一段,发现后面的人并没有全力追赶,犹犹豫豫之间,竟然并没有拉近距离。

    而追在最前面的一个,不时的回头,仿佛他们之间出现了什么矛盾一般。

    包福新估计了一下,那个被自己整的最惨的,现在心中必然不忿,非要将自己杀死。

    而后面的几个,到是相对的比较冷静,认为现在是不可为,还是尽快离开为好。

    自己的行为让他们产生了危机,如此一来,内部的自然产生了矛盾。

    包福新心中一乐,竟然减慢了速度,双方的距离开始拉近,这让后面的人看到了机会。

    愤怒蒙蔽了双眼,并没有意识到,包福新是故意在降低速度。

    双方的距离正在拉近!

    “打!”眼看相距不过三里左右,身后这位再次将恒天尺祭出,直接打向包福新,包福新的五行子母盾合一,挡在身后,看样子是要硬抗一般。

    恒天尺是越追越近,眼看就要打在盾牌之中,突然一阵光芒闪耀,又是土护身符。

    阻挡了一下,紧接着一道白光一闪,三阶极品霜火雷符。

    恒天尺被冻结,包福新停了下来,随后将其一收,掉头继续又跑了!

    这次速度提升到了最快,身后之人愣了愣,“他怎么这么多四阶符箓?”

    毕竟符箓瞬间爆发,很难看到具体的品级,他认为是四阶符箓,一个区区金丹期一层的修士,为何如此多的四阶符箓?

    莫不是符元宗重点培养的弟子?

    可是也不能无限制的赐予四阶符箓吧?

    这不合理啊!

    而且大秦宗门没有师徒体系,不可能单独对一名弟子如此关照的!

    自己的两件儿法器都被对方收了,这符箓的威力明显就是四阶!

    “我要杀了你……”一声咆哮,这次是完全发疯了。

    不过,他身后的同伴却是也急了,这么下去,他们完全被对方牵制住了,而且对方的符箓极多,还有四阶符箓。

    明显在诱使他们追赶,这是一个陷阱啊!

    “拦住他,我们必须撤离!”后面四个也是加速,如此一来,形成了三个梯队。

    只不过包福新毕竟修为不够,飞行的速度不能和身后之人想比,而后面的人也是反映过来,竟然还祭出了疾风舟来。

    疾风舟开始加速,包福新这次抽出了十张三阶极品霜火雷符,准备来一次狠的,针对疾风舟,直接将对方的疾风舟废掉。

    不过,他失望了,对方试用疾风舟,仅仅是将自己发疯的同伴追上,随后三人同时出手,将同伴拉住,拖回疾风舟之内,接着掉头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