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热书 > 穿越小说 > 唐残 > 章节目录 第2章71章 招远
    长安城南的乐游原,因为古时汉宣帝立乐游庙,又名乐游苑、乐游原的坊曲之内。

    作为大唐佛门八宗之一——大唐密宗(真言宗)祖庭,史称“开元三大士”的善无畏、金刚智及不空以降,历代敕封国师相继驻锡广弘密法的大青龙寺,也在骤然被叩响的中门大开之间,迎来了一群满脸肃然的官人;另有成群玄衣抹额的神策军士簇立其外,而将场面映衬得格外肃杀森严。

    为首是一名身穿深绯的殿中侍御史裴枢,在鼓号声中被惊动起来碎步相迎的一众僧人面前,举着一卷墨迹未干的堂贴高声喊道。

    “奉朝廷之命前来查录僧谱,并质询当庭。。”

    “密教一脉自惠果祖师以下,可有法号渊字辈的僧徒么。。”

    “一代要彻查上下五代之内,不得有丝毫懈怠和疏漏。。。”

    “另外凡有僧徒一应俗世家人,可有入赘、出继情形的,亦不得放过,”

    而在长安北城,被称为“西内”的大明宫龙尾道尽头,时称“如日之升”、“如在霄汉”的宏阔高台之上,号称“千官望长安,万国拜含元”重檐庑殿顶的含元大殿之中,正当是冠冕丛丛朱紫连云的朝晖气象。

    难得被宠近的大阿父田令孜给从厮混了一整夜的斗鸡坊里,好说歹说给劝出来接受群臣朝见的年轻天子李儇,也在百无聊赖的一边不停打着哈欠,一边频频的用目光示意着团扇沉香垂帷下,站在自己身边的首席宫廷大宦田令孜;一心想要从体贴知趣异常的对方脸上,获得某种可以早退散朝的支持或是论据。

    然而,今天正是冬至日的听政和大朝会重合之期,只是又不免沦为一众朝臣们,充满刀光剑影唇枪舌剑的诸多朝争与权势角逐的场地了。只见一时之间,绕梁而上不绝于庭的质地与问责、叫骂与呵斥之声齐飞,激烈抖动的进贤冠与挥舞的勿板,在水磨文石地面上前后鞠躬间共做一色。

    作为他们争执和相互攻击的最大焦点,无疑就是复起在南方肆虐地草贼大部,以及对山南道报捷的刘巨容和曹全冕论功行赏,和后续的督促进剿方略;还有就是对于退逃到襄州的使相王铎的处置条陈。。。

    这些林林总总的大小事情交织在一起,又被无所巨细的拿出来反复剖析和品论,再加上各自的牵连和派阀的恩怨诊断,构成了如今朝堂上沸沸扬扬争持不下的朝堂局面。

    然而此时此刻,生的有些清秀消瘦的李儇,心中却在碎碎念叨着那只别号“冠军侯”,新赐五品俸料的新进泰西雄鸡的扑击雄姿,而越发觉得堂下那些争得面红耳赤的朝臣们有些面目可憎起来。

    明明就是天下已经无事而少有的海内升平之期,为什么了又要拿这些繁文缛节的琐事,来劳烦自己这个师法古之“文景之世”“无为而治”的当代圣主。

    然而,今天那位一贯善解人意的大阿父,却不免要让年轻的天子失望了;无论他怎么示意和目视当场,这位代天子执领中外权柄的大宦,却像是成了泥塑木雕一般的无动于衷;就好像是丝毫没有体察到近在咫尺的年轻天子的不耐与焦灼。

    直到站在群臣左首列班之中,身穿鸾衔长绶纹的深紫大绫袍,腰配十三銙青玉带钩与金龟袋,满脸坚毅的宰相郑畋突然持勿出列之后,才像是被惊醒过来一般的骤然睁开半眯的浮泡老眼,像是高空俯下的鹰隼一般犀利无比的盯住对方。

    “圣主明鉴,群臣所言王昭范之过尚待定论。。”

    时任门下侍郎、集贤殿大学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出身五姓七望之家的荣阳郑族,而常以前朝先祖“济时宰相”郑元和为偶像,生得方面阔额相貌堂堂的郑畋朗声道。

    “臣仆以为,可先降下旨意招还中枢,许之当庭辨明再做议处方为妥当;毕竟是宰臣之尊系之名门,国朝在外的体面与尊荣,不宜轻易折辱于地方。”

    “如今国事多坎,南有草贼肆虐江汉而进胁东南,又有中原诸镇不安于外;若是擅做处断一时徒快某些人心,只会无端折损了朝廷的威仪,而令日后再以宰臣镇抚地方,而失之号令权能了。。”

    这一下,年轻天子李儇总算是稍加振作起来而集中了精神,而做出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来。因为东南诸道几个字正巧刺中了他的耳膜,而不由他不得不认真起来;毕竟在他居于深宫大内的有限认知当中,东南之地可是可谓是物产丰饶而上供的珍宝奇物甚多,也是供应朝廷诸多花销的最要紧钱袋子。

    原本因为南边草贼的“疥廯之患”失去了岭外诸州,已经让他大内诸库少了好些来自海外的舶来珍货;如果作为朝廷钱袋子的东南诸道再出了意外状况,他赖以为玩乐和享用的宫中内藏岂不是要困顿拮据起来;那真是令人难以想象和不可接受的事情了。

    然而在此刻天子身边,身材短小而看起来甚没有什么威严的田令孜,却在心中暗自叹息和冷笑着;

    亏你郑台文还是朝野口中的当世清流、救世干臣,一旦遇到援引为党羽的贪渎庸弱之徒,也不过是如此反应和左派,亏他还能如此义正言辞的当朝讲出这么一大堆似是而非的洋洋大论来。

    只是不待他主动开口只是心有灵犀的稍对了下眼神之后,堂下自然就有与他援引为助力的另一位当朝宰相,同样出自宰相世系、七望名门范阳卢氏的门下侍郎,兼任兵部尚书,弘文馆大学士卢携,毫不犹豫的举勿上前驳斥道:

    “此言严重差矣,王(铎)昭范以宰臣之尊,代朝廷节镇荆南而巡守南面诸道行营,却未予贼接而引众军弃守而逃在前;此为一大患事。。”

    “又所任不明,先举观察李系不知兵事而苛暴自乱,以潭州陷贼失之江汉门户;又拔刘汉宏以专主江陵,结果未闻贼而怯逃,竟然率众走掠地方而去了;此为二大患。。”

    “草贼再起之势荼毒如是,王昭范贪渎无能庸于人事,;若是朝廷不做处置以断效尤,还顾惜什么宰臣、门第的体面,那些沦陷和荼毒于贼势之下,江南地方将士军民百姓的人心,又当何以自处呢;”

    “又何以令东南诸镇戮力赴难讨贼呢。此当为结党营私之徒的巧辩悖心之论啊。。臣惟请圣断。。以免败坏国事之辈,侥幸得脱。。”

    “荒唐如斯。。”

    这时候不等郑畋开口自有人抢先出头反驳道,却是御史中丞赵蒙痛心疾首状的举勿过头。

    “你这就不要朝廷的体面和制度了么。。”

    眼见几番辰枪舌剑下来又要陷入道先前争执不下的局面当中;这时居于上座侧畔一直没有开口的枢密使兼左右神策十军使田令孜,突然重重的咳了几声;顿然就让朝堂之中的争执愤声为之一空;而郑畋、卢携为首的宰臣们也不由侧目以对。

    “诸公刮躁了。。”

    然而接下来开口的却是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当朝天子。然后就见这些朝臣不有纷纷鞠身喊道:

    “臣惶恐。。”

    “惟仰圣裁。。”

    “惟赁圣训。。”

    “敬聆圣音。。”

    “朕。。。唯问诸公,东南何以保全。。”

    年轻天子却是有些不耐色道。

    “别无其他计较了。。”

    听到这句话之后,郑畋的表情愣住了,赵蒙则是目瞪口呆当场;而更多人亦是露出悻然或是惊讶的表情来,至于卢携却在义正言辞的脸上,微微透出了一丝得色和欣然,随即打蛇随棍上左右相顾着大声道。

    “圣主英明果然。。”

    于是,最后的朝论还是以卢携一众人等的大获胜出,宰相王铎的守司徒、侍中、江陵尹、荆南节度使、诸道行营兵马都统尽数消去;但在郑畋为首的派阀党人全力保全之下,总算是免除了更多来自政敌的后续追究,而只是消夺了所有的食邑和勋职,却保留了重新起复的。

    进而当庭决议由政事堂传堂拟贴,改任坐率雄兵与江淮的镇海军节度使、浙江西道观察处置使高骈,为检校司徒、同平章事、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充任淮南节度副大使,掌管节度使事务;并任江淮盐铁转运使、江南行营招讨使,晋封为燕国公,食邑三千户。

    而作为这一切无形幕后推手的田令孜,也在毫不动容的打量着这一切,尤其是郑畋一党面上的失落与晦气的表情;自有一番令人愉悦和快意的滋味。

    正所谓是兵法权谋之中的料敌先手;如今这一幕的奠基其实早已经然在他侍奉天子的日常当中就潜下了伏笔了;因此只待时机一到就自然有人循势而动,不消自己的吹灰之力就水到渠成了。

    事实上出身卑微的他从不起眼的小马坊使,开始就懂得如何恰如其分的讨好和迎合,尚是普通皇子的当今圣人,也就是事君以赤诚的基本道理。

    他也十分清楚和明白,自己权柄和名位的来源根基所在。尤其是自从他得蒙新天子简拔为高位之后,他更是几乎就再没有对君上说过任何虚假之言了。

    当然了,有些事情就算是他从来不说,但是围绕在这位玩性十足的少年天子身边的侍御、宦者之中,也有的是人愿意去说、愿意去做;他只要顺势接受和引导这番结果就行了。

    甚至有的时候为自己正名和撇清的需要,他还会反倒过来进行劝谏和驳斥,那些明显过于浮夸和虚妄的逢上所言;或又是主动劝说保全和赦免,一些屡屡不讨天子喜欢的沽名钓誉之辈。

    因此他在能在这位兴趣涉猎甚广,而时常心无定性的少年天子身边,前后历经数批內患更迭,而始终宠眷不移、信重不衰;就算是面对号称大内“两只羊”的老宦世系杨复恭、杨复光兄弟,也依旧压过对方一头。

    哪怕对方才具出众而颇有功绩,在朝野当中广受好评,天子也不得不始在军国大政上任之重用之;但是一旦涉及真正要紧的事情和关键之处,首先想到的还是与自己这位“大阿父”商量和问计。

    他也可以容忍那个自以为忠直敢谏,而时常在天子身边做惊人言的伶人石野猪;因为他始终是个士人所看不上也不会接纳的卑微倡优之身;就算在天子身边再怎么博名出位也不可能变成,有资格挑起、扰动舆情的侍讲学士或是拾遗补谏的言官。

    甚至是那个事事针对他的左拾遗董昌,他也是求请天子予嘉赏以鼓励言路,然后回头再名正言顺的左迁外放到地方上去,让自己的党羽来慢慢的炮制;而自己就不用沾上丝毫的干系,依旧是天子身边那个与人为善的田阿翁。

    而对于宰相郑畋,他亦是赞同和欣赏对方的大才,哪怕是作为政敌和对手,自从他排挤走了同为枢密使的前朝大宦——西门思恭,吧对方赶去守陵的那一刻起,饱受西门大宦故旧世恩的对方,就已经与自己不可能在走到一起了。

    他就像是一直躲在幕后耐心罗织大网的漆黑文蛛,不动声色之间就将朝野之中的大多数事物,给囊括在了自己牵动的丝线之间了。

    “臣惶恐。。”

    本以为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却不想正欲退下的郑畋却是再度举勿道。

    “尚有一事须秉圣人。。”

    田令孜不由心中微微一跳,难道对方身上还有什么自己所没有掌握的情况和后手么,却是慢慢向着这位迫不及待露出倦态的天子靠紧了几分。

    “自草贼陷广府,曾有虚氏妖僧渊玄危言惑众,鼓动愚夫贱民为乱地方而残害士人、缙绅无算。。”

    郑畋却是心中别有计较的凛然道。

    “如今黄逆出岭为祸乱,虚氏更是得以窃据岭外之地,而驱役百姓、物产为贼所济;更把持南海货殖孔道,阻绝海內藩贡而坐利巨万。。”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留心到卢携面上的不以为然,依旧老神犹在的田令孜,还有脸上越发无趣起来的当今天子,才抑扬顿挫的道。

    “而今更是陷没了安南诸管,窃夺得了当地的稻渔、港埠之利。。朝廷委命的守臣、将兵尽皆死难,而贼势愈烈。。”

    这下庭下臣班之中就像是静水丢下了个大石一般,顿时嗡声嘈杂的议论纷纷起来。毕竟,这安南诸管可是十多年前方才在那位“南天一柱”手中收复回来的一大泼天功绩;不想才出南蛮之患却又陷于草贼之手。

    “臣仆于心切切,请朝廷发旨两浙、福建、宣歙诸镇兵,专委一帅臣督往讨灭之。。以绝黄逆后济。。可选老于战阵而屡破过草贼的良将;”

    经过这番的铺垫和过渡之后,郑畋才再度开口道。

    “臣仆再奏,请悬发天下追索虚氏贼的跟底,当夷灭五族以儆世间效尤。。另可榜告天下义士。以贼首来投者,勿论死活皆得朝廷厚赏。。”

    “此贼有坐地盘剥聚敛之能,其害更甚于别部草贼流寇之众。。万万不可枉纵之念。。”

    一口气说完这些主张方和略重归臣班之中的郑畋,却是暗自吐出一口郁气来而与自己同仁交换了下眼神。

    依据他如今的城府和胸壑,卢携一党如今是事事必然针锋相对之,而藉王铎去位乘势今追猛打而下;那就抛出这个暗藏棘手的香饵,且让他们好好端疑上一阵,以声东击西的挽回一阵眼下的局面。

    毕竟,草贼如此做派简直就是在抽打那位,卢携一党所寄予厚望的“高令公”,如今改作“高使相”的颜面了。也是逼得身为举主和保人的卢携,不得不做出对应和举措来,不然马上失之君心了。

    虽然此事未免有些对不住他派出去暗行招抚的人手,但是为国家大计而论却是没有什么不可以牺牲和舍却的。反正他当初就已经做了两手打算和对应之策了。

    另一端退入臣班的卢携,却也是心中一动已然有所脉络了;如今坐镇闽地却为地方豪强所迫,连治所都进不得而只能在建州行衙的福州观察郑镒,貌似就是这位郑相公的族兄;

    另外,他之前一力保荐而追随任招讨副使曾元裕,剿灭了初代贼首王仙芝的武卫大将军张自勉,正当闲赋在家却是为他留京不去;

    难道此番突然作为,还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其他用意。比如别出蹊径的在大唐东南边角之地,再抓一路军权为奥援之类的可能性。

    然而,就见那位年轻圣主对着身边的田大宦交代了几句之后,才有些不耐的转过身来道:

    “令两宰并政事堂诸公,延英殿留朝再议。。”

    。。。。。。。

    《两京志异》:

    “乾符七年冬至朝,京兆出榜悬拿虚氏妖僧首,赏见钱五万缗,白身加二阶品流内铨选,荫一子将仕郎。。”

    “五陵游侠、恶少争而往赴,时有沙门、别姓者皆戕害之,天下累得首报官竟以千计。。。”

    “又有嫌怨者暗告举发之,凡居邑破家问官者何止千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