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热书 > 穿越小说 > 明末英雄起南洋 > 章节目录 第务四十二章 军务之事

章节目录 第务四十二章 军务之事

 热门推荐:
    “以地引民,以糖养民,以糖富民,以军保民。

    以此方针,建立围绕白砂糖为核心,以巴城为中心,以南洋和西洋为销售目标,以华人为主的白糖商贸中心。

    这个商贸中心建立之后,有多少华人在此,我们就有多大的力量在此。

    如果我们能有五十万之民,就有充足的力量,五千人左右的大军,这就比荷兰人在亚洲所有的人力还要多,如果再有先进的武器,可以说我们就能是南洋最强大的力量。

    如果我们有一百万之众,能打造一支上万人的队伍,有陆地之强军,有海上纵横的水师,莫说南洋,就是大明朝廷恐怕也难以制服我们!”

    李丹这个目标,是结合了这个时代白糖产业的巨大力量,还有历史上郑芝龙在商贸上所能达到的高度。

    历史之上,崇祯六年,郑芝龙在金门海战中击败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舰队,从此之后他贩卖货物尽通东洋南洋之地,兵力据说达二十万之众,大小船只超过三千艘。

    成为这个时代海上的一个强权。

    这还只是一个民间的力量成就的海上强权。

    郑芝龙做的到,李丹在南洋,如果能够建好白砂糖基地,同样也是能做的到。

    再说,李丹原本打造的面向西洋的香料商贸中心,同样也能给他带来无尽的利益,还有西洋之技术。

    几方面结合下来,只怕是将来之强,就是郑芝龙也难以匹敌。

    叶宣听的心惊胆战,没想到少爷想的比他还要大气魄。

    甚至在他面前公开提及朝廷也难以制服,这……这实在是有些不敢想下去。

    对于叶宣,他还是满意的,如果不是他的提醒,李丹还没有一下子建立白砂糖商贸中心的想法。

    而且他现在管控巴城,实在有些不伦不类,既是自己家生意的东家,也是巴城实际的城主,各种事务交织繁杂,大小事务最后都要他来决定。

    李丹也是不胜其烦,现在天色已黑,他还在忙个不停。

    叶宣刚好是他目前发现第一个有治政之才之人,不过也看到他刚才的不安,李丹哈哈一笑道:

    “我们强大了,这里的华人才有保障啊,你们无数闽粤之民才能在这里安心安家啊!我又不是要跟朝廷作对,你害怕什么?”

    叶宣赶紧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脸认真道:“少爷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已决心为少爷肝脑涂地,以报终生,只是担心有一天,会招来家里的弥天大祸。”

    “哈哈,我们只是为我们,也为我们所有华人在南洋打造一个安全的家!你呢,就帮助我先管理巴城之民政,尤其是刚才说的白砂糖的商贸中心要为你做事之本,你可愿意?”

    “叶宣还是那句话,肝脑涂地,以报少爷之恩!”

    李丹对于这个时代的认知也在加深,也明白叶宣这话的分量。

    “好!从明天起,你就是总督之助理,协助管理总督府之事。”

    “是!叶宣必不负重托!”

    李丹就在他的办公室对面,给叶宣安排一个办公室,将手里现有的一些文件,还有各项民政事宜,一项项交代清楚之后,交接给他。

    叶宣也很是兴奋,抱着文件兴冲冲就去他的办公室,开始了他的工作。

    ……

    李丹又叫来林肃,交代他处理巴城的商务事宜,也将手里的剩下的跟商务相关事情做了交代,也同样给他一个办公室,让他不再做管家,而是巴城商务的大管家。

    林肃自然很是高兴,抱着文件高高兴兴跑出去回到他的屋子开始他的新工作。

    等到林肃走后,李丹也长长舒口气,身上的胆子至少卸掉一半,总算轻松了很多。

    商务也好,民政也好,对于李丹来说,只要大方向不出问题,他相信他们两个都能处理很好,甚至比自己还要好。

    自己对这个时代很多东西也不算太了解,光是学习就要费很大功夫,还是交给他们更好。

    军务才是一切的根本,是巴城保障的基石,李丹还是要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投入到军务方面。

    想起军务,李丹就感觉很不省心。

    巴城的拿下,他比谁都清楚,一切都是因为他改造了燧发枪,增加了射程,才让他的保安队处于一种“无敌”的状态。

    关键时刻再加上他的骑兵的突袭,这才将荷兰人日本人打败。

    说实话,他是因为投机取巧才有今日的胜利。

    当然,战场之上无所不用其极,能战胜对手才是最高标准。

    而且能让燧发枪增加射程,这也是一种技术的进步,战场之上不都是更先进的技术打败落后的技术吗?

    问题就和白砂糖制作之术一样,这技术太过简单,一旦泄密,对手掌握起来也很快。

    荷兰人一旦知道,对于李丹这里简直是致命的。

    为了防止泄密,李丹已经命令吴非将保安队全部调回他的那个大院,严令只得在里面训练,谁敢泄露燧发枪射程机密者杀无赦。

    强大的荷兰人面前,他最大的倚仗就是靠着眼下的保安队,说实话作用比他的骑兵还要关键。

    这也是李丹当下的无奈。

    白砂糖他可以筹划建立一个从生产到销售庞大的体系,用来强化他在白砂糖行业的力量,让竞争对手即使知道了怎么制作,将来也难以自己竞争。

    可是,自己的队伍呢?

    李丹想来想去,以后也不会有投机取巧的机会,只有扎扎实实将队伍训练成一支纪律严明,铁血敢战的队伍才是根本。

    “走,陪我去军营看一下。”李丹冲着门口的护卫喊道。

    军营是原荷兰人的军营,这里有李丹新组建的保安队,以原来没有能参与保安队的华人苦力为兵力,以新缴获的燧发枪为兵器。

    因为缴获有800支枪,所以就组建了800人的新保安队。

    这里的保安队长也是李丹的一个伙计范和,跟着李家多年,也算是一个能打之人,前面李丹战斗之时,总是留他在家里看家护院,也算是李丹信任的心腹之一。

    李丹的护卫有5个跟着巴音去了草铺,剩下的10个全部跟着乌海在海边负责巡逻警戒,5个留在总督府保护李丹

    巴城的海边,是外面人进攻巴城的第一道阵线,李丹派自己最心腹最得力的骑兵守在海边。

    谁让他没有海军呢?

    “是!”护卫答应一声,很快5个护卫收拾整齐在前开路,护卫着李丹出了总督府,一路朝军营走去。

    军营在总督府的北面有2里地左右,这是原来荷兰人的军营,距离海边已经不远,可能也是有策应海上战事之考虑。

    圆月高挂,银辉的月光铺满道路。

    刚刚经历过战事的巴城冷寂一片,路上不见行人,每个路口也没见什么关卡,李丹在5个护卫的护卫下,很快就要走到军营。

    距离军营大约还有半里地,前面路上突然出现叫喊之声,紧接着一个头戴船形帽身穿荷兰式样制服的保安队员(保安队暂时还没有制服,将荷兰人的制服穿上当自己的制服)模样之人,晃晃悠悠地走着,一下就摔倒在李丹旁边的路上。

    旁边的护卫一下就举起了马刀,却被李丹低声制止。

    李丹走近,却闻的酒气臭气熏天,顿时气都不打一处来。

    “这个范和,到底干什么吃的?”

    李丹一边骂道,一边命令护卫将这个醉倒的保安队员捆绑起来,先丢在路边,等下见了范和再跟他算账。

    怎么也想不到,这个范和是怎么管理的,剩下的半里地的路上,这样醉倒的保安队员竟然有十几个。

    来到军营大门口,没有哨兵,没有任何警戒,只看到里面灯火闪动,人群喧闹的跟集市一般,正三个一群,五个一堆,蹲坐在地,前面摆着酒菜,正在划拳行令,好不热闹!

    “范和!你给我滚出来!”

    李丹高声喝骂着带着护卫闯了进来,看着眼前一个个醉醺醺的新保安队员们,李丹紧咬着牙关,手已经握紧了腰中悬着的马刀刀柄。

    “少爷……少爷!”终于有人醒酒了,颤声地飞跑进去。

    很快,长的胖乎乎的范和一步三摇地从一间大屋内跑出来,来到李丹面前摇摇晃晃想努力地站好。

    “少爷,我……我在这里。”范和低下头颤声说道。

    他身上的酒气薰的李丹简直站立不住。

    李丹想要大骂一顿,可是他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这股怒火。

    他知道这支刚组建的队伍各方面都很一般,可是他还是低估了范和的饭桶水平!

    整个队伍,八百多人,竟然都喝的醉醺醺的,没有警戒,没有哨兵放哨。

    一旦有敌杀进来会如何?

    全军覆没,而且还不能丝毫伤敌!

    这那里还是一支队伍,就连土匪也不会烂到这种程度!

    他们不差钱,李丹有着大把的银子做军饷;

    他们不差兵器,李丹给了他们这个时代最好的兵器——燧发枪;

    他们从来都能吃饱饭,哪怕是被强迫做奴役的时候,也都能吃饱;

    虽说喝酒也是军中常见之事,可是喝酒误事到连丝毫警戒都没有的他还没有想过。

    而且还有十几个已经跑出军营,恐怕范和压根还不知道。

    就在这时,乌海押解着有二十多人来到军营。

    见李丹在场,乌海赶紧上前报告道:“少爷,新保安队的人有23人喝醉酒跑到海边发酒疯,有的还跳下海,我将他们全部押解过来。”

    李丹霍然回头,冰冷的眼神紧盯着终于醒来的范和。

    范和已经意识到大事不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哀嚎道:“少爷,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