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热书 > 穿越小说 > 权宋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九十八章 大断事官

章节目录 第七百九十八章 大断事官

 热门推荐:
    蒙哥冷冷地看着跪在一地的大臣,脸色铁青。

    他生气的不是蒙古国碰上的这些问题,而是这些手下,讨论了半天,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案。

    “大汗!”

    说话的是新上任的大断事官忙撒儿哥。

    成吉思汗时,大断事官主管一切内政事务,其职位相当于汉人王朝的首辅。

    但是窝阔台时,开始成立中书省,并由耶律楚材担任中书令。大断事官一职就此被架空。

    这样做,有违成吉思汗的遗命,蒙哥一上台后,便予以坚决的纠正。

    他必须让蒙古国,重新回到成吉思汗的传统之下,只有这样,才可以保持蒙古国的最纯净的传统,才能让蒙古勇士永远保持最强憾的战斗力。

    不要汉化、不要胡化,其他任何的族群,只能是蒙古人脚下,卑微的奴仆!

    蒙哥对着忙撒儿哥,漠然地点了点头。

    “大汗,如今蒙古国内,内乱也渐渐平息,问题虽多,其实只有一个——钱粮!

    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蒙古国的铁骑就可以开始出征,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财富,重新汇聚到汗王的脚下。其他所有的问题,也都将迎刃而解!”

    蒙哥微微地点了点头,把视线转向跪在忙撒儿哥身后的阔阔木,阔阔木负责帑藏,也是如今实际上的财务大臣。

    阔阔木擦了擦脸上不存在的汗滴,小心翼翼地说道:“大汗,我们在接手和林时,帑藏其实已经是空的。贵由与海迷失,挥霍无度,太能花钱却又不知生财。加上这些年,蒙古国对外的战争,几乎没有什么收获,如今实难再筹出发动一场战争所需的粮草。

    哪怕只是一场万人士兵参加的战争。”

    战争是来钱最快的途径,这无须置疑。但是发动一场战争,怎么样都得有先有一批粮草,以支撑到大军获得第一场胜利的时候。

    和林,却连这些粮草都已经没了!

    该死的贵由!该死的海迷失!

    蒙哥如今也只能在心里骂他们了,毕竟都已经死了。他们留下的烂摊子,与这个帝国,终将还得由自己去收拾。

    “其他的王公,或是其他地方的税赋,还能再挖一些出来吗?”忙撒儿哥问道。

    阔阔木摇了摇头,“窝阔台系的王公,能抄家的都抄过一遍了。不能抄家的,其实还欠着不少应该给予的赏赐。

    而漠南汉地,连明年的税赋,都已经收过了……”

    忙撒儿哥其实很清楚,钱财粮食来源,无非就这几个渠道,能想的能做的,他们早已做了好几遍。

    在此重新说一次,无非只是让蒙哥明白,并不是他们无能,而是蒙古国,如今是真的见底了!

    再刮下去,没等蒙古兵出征,漠南漠北都将可能陷入大乱。

    “南京府那边呢?”忙撒儿哥继续问道。

    “南京府,两次供粮共一百五十万石,单从税赋来说,已经足够了。如果还想让他们继续供粮,恐怕会有些难度。

    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不过,还得找一个其他的借口,一个不会让他们反感的借口。”

    阔阔木有些为难地说道。

    听到阔阔木提起南京府,蒙哥心里微微一动。

    “另外一个问题,其实比向南京府征粮,还要麻烦。

    南京府距和林,三四千里的路程,正常的损耗本身就相当可怕。再加上草原上泛滥成灾的马贼,即使他们还愿意供粮,可能我们还是拿不到。”

    这才是蒙哥感到烦躁的原因。

    不是因为没有粮,漠南的粮再征会引发那些汉儿的反对;南京府的粮却送不到和林。

    草原上的马贼,任何时候都有,只能算是小疾。

    只要有足够的粮草在手,发动对外征战,那些马贼自然就会消失。但是,不先消灭这些马贼,粮草却是运不到和林。

    这似乎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

    阔阔木又擦了擦额头,瞥了一眼蒙哥,说道:“大汗,要不,把姚枢找来问下,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姚枢?是谁?”蒙哥眉头一皱,又是汉人?

    忙撒儿哥眉头也跟着一皱,阔阔木收了南京府的钱吗?

    为什么会帮姚枢说话,难道说姚枢真有什么办法?

    还是纯粹找个借口,想为姚枢开脱?

    “姚枢原来是忽察推荐,进入中书省,在镇海手下为中书相公。现囚禁在扫邻城。”

    忙撒儿哥回答道。

    召姚枢一见,忙撒儿哥自然不会故意为难。若是真有办法最好,没有办法,也是阔阔木需要承担这个罪责。

    “他能有什么办法?”蒙哥喝斥道。

    “听说,最近那些犹太人正在搞什么飞票、钱庄。姚枢原来跟他们就比较熟,找他来问问,实在不行,让他出面,跟犹太人借些钱也是可以的。”阔阔木答道。

    犹太人?

    蒙哥讨厌汉人,是因为他深知汉人文化的可怕,一不小心蒙古人就会被同化掉。

    但是对于西域的这些胡人,他倒从来没放在心上。包括畏吾儿人在内,这些人无论是马上马下,都不可能是蒙古人的对手。

    自成吉思汗以来,蒙古国对于各种宗教都执开放状态,不鼓励但也绝不会禁止。

    就比如自己的母亲信奉的就是景教聂思脱里派。

    也正是因为如此,蒙哥才会任海云掌佛教事,任李志常掌道教事。

    姚枢被带入万和宫,脸上疲惫不堪,全身发着一股馊气。

    不过万和宫内,似乎也没人在乎这种味道。

    姚枢整了整身上又黑又皱的衣裳,在庭上跪下,叩首长呼:“罪囚姚枢,见过大汗!”

    “南京府粮食被劫之事,你知道吗?”蒙哥直接问道。

    姚枢犹豫了下,跪趴着点了点头。

    “还算老实!跪起来吧!”

    “谢大汗!”

    姚枢得到了与其他大臣相似的待遇,可以不用趴在地上回话,但依然还是跪在庭堂之上。

    “说吧,有什么想法?”

    姚枢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看来蒙哥对于自己会出现在这里,有所疑惑也有所猜测,自己还是老实点,可能效果会更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