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热书 > 玄幻小说 > 我是掌门 > 章节目录 第28第8章 演个戏
    “绝对是我,只要唤醒,我就是葫芦的器灵,从此就不用以念力交流这么怪异了。你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真实的我。我保证!”紫衣道。

    李少阳道:“你拿什么保证?”

    紫衣喝道:“拿我几万年的信念保证。我宁愿舍去仙根,做万年的孤魂野鬼也要保存记忆。难道你认为,我会冒永远沉睡的风险?相信我,以你至情至性的念力,以及有沧澜芽这么得天独厚的东西,我必会醒来,只是时间问题。”

    尽管紫衣这样说,李少阳还是低着头不表态,许久嘀咕了一句道:“我都习惯了接受你的提醒,在生死时刻站在一起,没有你的这段日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度过,我不想放手。”

    紫衣神色古怪地注视了他许久,道:“许多时候你冷落莎姑娘了。我沉睡的时间,她会代替我,任何时候和你站在一起,与你风雨同舟。”

    李少阳摇头道:“莎姑娘虽好,可她代替不了你。”

    紫衣仰着头道:“你错了!论心智之坚,计谋远见,我比她差的十万八千里。论及见识她虽不如我,但是得到我这许久传授,她应该出师了。她的九元道心,可以让她过耳不忘,学习什么都神妙无比。”

    “你传授她?”李少阳顿时愕然了。

    紫衣神色古怪的道:“跟随你的所有人和物之中,莎姑娘是唯一知道我紫衣存在的人。夜晚每当你修养安神的时候,就是我和她以特别方式交流的时候,别太奇怪。”

    李少阳一下跳了起来道:“好啊,你竟敢背着我,和我老婆私通,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紫衣险些不知道该怎么应答此种弱智问题。

    总归她也知道,李少阳在某些时刻,绝对有弱智倾向的。

    又嘀咕了许久,李少阳始终不想答应。如此导致紫衣不禁大怒,吼道:“你个小东西有完没完,你在不同意我就自散元神,离你而去。”

    李少阳回嘴道:“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

    紫衣就不理会他了,自顾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捣鼓什么。

    随即紫衣的身形,变得透明了起来,仿佛以往几次,即将要消失的样子。

    如此把李少阳吓得冒冷汗,妥协道:“别,好吧我答应了。”

    紫衣这才道:“别再废话,拿出化神丹,以罡气把丹药气化,然后以你的神识接受,也就等于我接受,快。”

    李少阳只得依着她,拿出了上次拍下的那颗化神丹,于葫芦之中,沧澜芽的旁边,发出一道精纯的罡气,围绕化神丹炼化。

    顷刻之间,化神丹融为了一团气息,李少阳意念动的时候,那团化神气息漂浮了过来,围绕着李少阳的灵台,顷刻就吸收了进去。

    化神丹,夺天地造化,不可多得。

    这是一种短时期内颠覆法则,模拟地仙修者的一种化神。

    紫衣于识海内接收到化神气息之后,身形开始慢慢的模糊,最终化为透明,就仿佛人刚死、识海剩下的那团不及消散的灵魂。

    这个时刻,依旧保留所有的念力和意识。

    嗖!

    十分神奇的,紫衣第一次离开了李少阳的识海,化为一个透明的人形,处于李少阳的面前了。

    她最后的交代道:“阳,原本仙灵葫芦就快成熟了,但是我一旦进入,会无限拖慢这个过程,我醒来的时候就是葫芦成熟的时候,没人知道要多久。此外这个期间,沧澜芽从仙界偷来的气息,也会被我大量吸收,你能用的机会大幅减少,所以务必小心谨慎。其余的,该交代的,我都交代过莎姑娘了。有缘,咱们再相会。”

    紫衣最后的声音漂浮着,透明的身形消失不见,化为了一团气息,融入了刚刚结出形态的拇指大的小葫芦中去了。

    之后,一切归于了寂静。

    李少阳仿佛瞬间失去最重要的东西,心里难过,哇的一声,对着还不成熟的葫芦藤哭了起来。

    莎姑娘在一边好奇地看着他哭鼻子,也不多言,只是静静的待着。

    差不多的时候莎姑娘轻轻推李少阳一下道:“相公你看,葫芦原本应该是绿色的,可现在变为紫色的了。”

    咦?

    李少阳一看,原本如同碧玉似的那个未成熟的小葫芦,真的仿佛穿上了一层紫衣,变成紫色的了。

    到此,李少阳破涕为笑道:“还是紫衣。”

    莎姑娘也被他逗得哈哈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这次意外耽搁,长达半日之久,再一次的黑夜来临了。

    夜间的风雪更加的狂暴,莎姑娘老样子,不愿意到葫芦里带着,扑在李少阳的背上,让李少阳保护着,于风雪中前进。

    差不多的时候,莎姑娘如同个女神棍似的,仰头观看着被遮掩的星辰说了句:“夜起妖风,乃不祥之兆。本姑娘断定,今夜必然有人袭来。”

    “啊?”李少阳倒是被她吓了一跳,道:“不会是东方小儿还敢来吧?”

    莎姑娘一副小诸葛的样子,微笑道:“东方白已被吓退,不足为虑。相公你知道吗,东方白这次来的目的是拖垮你。他不敢出手动你,却有人敢。我料定事件的起因,当时拍卖会结束,东方白必然身在蜀城的城主府等你。他的用意是,希望有夏雨荷这个地位不低的人作为见证,见证他只是讨要飞剑而和你动武。却不杀你。”

    李少阳道:“我明白了。他只是耗尽我,让我负伤,杀我的另有其人。这样一来,东方白就把一切责任都扔干净了。只是后来误打误撞,我没去城主府就离开了,导致他气急败坏的跟了来。”

    莎姑娘道:“一切都在进行之中。以东方白之能没有伤到你,这是个意外,却不会影响后面追踪你的人的认知。”

    顿了顿她问道:“相公你想不想扮猪吃老虎一次?若是决定打这一战,给他们以颜色,那么现在你就该放慢一些速度,并且布下迷阵,装作重伤,诱敌深入。”

    李少阳真是服了莎姑娘了,名堂还真多呢。

    不过想了想,来追杀自己的必然不是好料,只要不是东方白,那么砍掉他的一条“臂膀”也是不错。

    李少阳开始故布疑阵,不但把留下的气息轨迹布置得散乱了些,还留下了一些血迹,断断续续的留在雪地之中,做出是重伤逃亡的样子。

    依照气息轨迹,始终在追踪李少阳的一个白衣僧人,在夜下风雪中急行。

    “咦……”

    感应到特别的气息,又查看了多处血迹之后,噬血妖僧才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喃喃道:“东方公子拖垮了李少阳,李少阳的气息出现了严重散乱,果然是受了重伤的样子。”

    早先,老奸巨猾的噬血妖僧也不敢贸然而进,只是始终跟随着观察。总体来说,他上次吃了李少阳的大亏,加上不是完全信任东方公子,所以始终有些保留。

    这次追踪到后期,估计是李少阳的伤势越发压制不住,才慢慢显露出疲态的。如此才叫噬血觉得更加真实一些。若是早期就出现这种散乱的气息,才相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上次害我损失重宝,损失修为,这次若不报一箭之仇,我不是噬血。”噬血妖僧兴奋的言语之中,化为一道金光,加快速度追了出去。

    “来了!”

    李少阳带着莎姑娘赶路的时候,终于感应到了危险的气息来临。

    念头才动,只见大雪纷飞的天际边,一道金光犹如流星一般的赶来。

    还未接近,一阵阵的罡风带起更加狂暴的风雪,风云变色,仿佛鬼哭神嚎一般。

    “李少阳,天堂有路你不走,偏偏这个时候还在这里徘徊,注定是我噬血妖僧的囊中之物,哇哈哈。”妖僧狂妄地声音漂浮而来。

    形成元婴道体之后就是神奇,上次一战,噬血妖僧的肉身直接被李少阳困住,轰爆了。

    但是他的金身逃走之后,仅仅过了不长的时间就恢复了,而且感觉,修为气息竟是差不多,损失不大。

    “走!”

    李少阳不恋战,带着莎姑娘飞身而起,身形幻化出无数幻影残像,飞遁而出。

    如今的李少阳,也是极其狡猾阴险,重伤逃亡的造型真被他做的惟妙惟肖。

    否则,只要有莎姑娘的道心种魔在,就是在东方白手里都有可能逃亡,噬血是拍马也追不上的。

    “哼哼,现在还想走?今次是地狱无门,走不了了,新账老账一起算。”噬血粗狂的声音变得无边无际,四面八方袭来。

    他的梵唱佛音,的确能够影响李少阳,所以不用伪装,李少阳就觉得脑袋有些天旋地转。

    “死!”

    噬血至近处后,直接化佛金身,一大一小,两个躯体做出夹击李少阳的态势。

    挥手之间,太星神雷神通发动。

    顿时风雪化为遮天的爆炸能量,携带着令人恐惧的气息,仿佛要吞噬近处的天地。

    跑!

    李少阳做戏做全套,没有祭出神火鼎护身,而是五色玄衣加身时,在紫气天罗的保护下,朝着地下遁去了。

    轰!

    方圆两里的空间内,直接被太星神雷炸成火海。。。